夕影

【瓶邪黑花】《智勇大闯关》(无聊日常/一发完)

风途石头:

这是继上次过年之后,嫩牛五方和霍秀秀第一次凑齐。铁三角三个人是陪吴邪回杭州看看老人,解语花和黑瞎子从雷城回来之后一直赖在雨村,一个躲着家事一个躲着债主,老实说,吴邪这次主动要回杭州,其实就有想把这两个死不要脸的送走的心。
然而老话说得好,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么一折腾不止没把这两位大神送走,反而闻声来了个霍秀秀。这小丫头说他们玩不带她,这次见面一定要他们好看,弄得五个人有三个都愁眉不展。
这种大小姐逛起街,真的是要命的。
霍秀秀声称不欺负小邪哥哥的男朋友,其实也是不敢,然后解语花还是个病号,只好负责花钱。胖子倒是不介意拿包,但是人家霍秀秀不愿意,说拎购物袋一般是男朋友,代劳的也得颜值过关,气得胖子跟挂着一身购物袋的黑瞎子争执了好几次。
而黑瞎子微笑的看着完全没事的张起灵和吴邪,心里满是妈卖批。
有对象就是不一样。这样想着的黑瞎子瞥了玩手机不亦乐乎并不顾他死活的解语花一眼,把那句话在心里重新说了一遍——“虽然大家都有对象,但是就是不一样。”
然后重点来了。不知道哪里的电视台在做智勇大闯关的项目,他们吃完饭走到公园的时候,就直接被抓过去了。
吴邪穿着挑战服装站在挑战台上的时候还是懵逼的,扭头一看身边几个傻屌,居然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拉伸热身,十分热闹,就连闷油瓶都反手抻了一下手臂。他往旁边看去,霍秀秀穿着宽大的粉色挑战服,显得她整个人十分小巧。蹦蹦跳跳,已经准备好开始挑战了。
吴邪一看这个架势,觉得自己也应该不甘示弱,于是立刻开始拉伸,结果动一下咯嘣一声,抻一次哎呦一下,最后让张起灵把他拽起来了。
吴邪觉得十分丢人。
吴邪决定今天要大展身手,让他们看一眼自己的本事。做一个把唯一一个大奖抱回家的人!
比赛是从秀秀那边开始的。男女赛区不同,闯关的内容有所不同,不过最后的终点是一样的。录制的设定是两两分组,男女比赛交替进行。中途落水即淘汰,最后男女两组分别比较时间,各自的前三名分别授予不同的奖品。
吴邪觉得不管怎么比他们是稳赢的,不过秀秀很明显不想要被他们男生抢了风头,在预备台上做了好多高难度的柔韧性动作,看得台下惊叫连连,不断喝彩。
比赛开始。秀秀的竞争对手是一个看起来很矫健的女孩子,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笑起来很明朗,观众包括主持人可能都以为她会获胜,因为秀秀看起来实在是太娇小了。
比赛的开始两个人不分伯仲,另一个姑娘的体能一看就非常强,不过有几次在跳远的时候差点出了差池。
秀秀非常稳,在跳台之间的转换非常灵活,看得台下连连惊叹。秀秀本来应该是没有想出什么大风头,直到最后爬高台的时候眼见着可能要落后,这丫头才出了大招。
秀秀只比姑娘快了三秒,拍下终止按钮之后欢快地蹦跶,姑娘爬上来看着她笑,秀秀朝她做鬼脸。
“学过舞蹈吗,真棒。”她们拥抱的时候姑娘说。
“你也不赖。”秀秀回答,朝姑娘眨了眨眼。
解语花笑盈盈地看着台上,张起灵跟黑瞎子看着手里的条儿,张起灵面无表情,黑瞎子的嘴角勾起诡异笑容,王胖子探过头,噗嗤一下笑出来。
“见证一哥的时候到来了。”王胖子忍着笑拍了拍这两个人的肩膀,扭头看向吴邪和解语花,越来越感觉接下来会很有意思。
这他妈可涉及到面子问题了。
解语花和吴邪全身心地关注着自己的小妹妹,全然不知身后两个人抓阄的时候,分到了同一组里。
男人之间的战争即将爆发!
第一组是解语花跟另外一个男人,小九爷赢得轻轻松松,什么力气都没费的就到达了终点,他的终止按钮拍下来的时候男人还停在中间的大转盘上,来回转着圈打滑,就是跳不过来。
第二组就是黑瞎子和张起灵。
吴邪得知这两个人分到一组之后十分幸灾乐祸,对于两人的比赛的热情无比高涨。他们一直都想看这两个人较量一下,虽然真刀真枪的不太可能,但是这样的比赛也是聊胜于无嘛。况且这个时候输了的话还挺下不来台的,这两个人到底会是怎么个反应,吴邪实在期待得很。
主持人一吹响开始的哨子,只见两道残影闪过,一黑一蓝两个色条刷一下就飞了出去,二人三个大踏步飞过滚筒,同时落在第一个跳台上。
主持人的哨子还放在嘴边,这个时候整个人都懵逼了。连观众席里都沉静了三秒,这才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与尖叫声。一转眼的功夫两个人已经上了长方框,几乎没有停顿地从里面飞过去。这个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马戏团的狮子和老虎跳火圈,不只是吴邪想多了,就连解语花都笑了出来。
观众席里的“哇!”就没有断过,掌声几乎不间断的一直在响。两个人跑完全程还不到三十秒钟的时间,爬上高台只需要两个步骤。
抓住网眼爬上两步,手臂稍稍借力,一个跟头就翻了上去。两个人的动作几乎是神同步,看得吴邪“啧”了一声。
他往台下看过去,有几个小姑娘眼睛放光的看着那两个人,如此无比熟悉的目光让吴邪顿时明白了她们在想些什么。吴邪撇了撇嘴,把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大喊:“小哥,加油!你在我心里最棒!”
果不其然台下的小姑娘再次炸锅。吴邪的心里有点洋洋得意,张起灵听了这句话如同打了鸡血,刚要去拍按钮,一道劲风从背后袭来,张起灵侧身躲开,黑瞎子嘴角咧着笑,手伸到一半又被张起灵拦住,推了回去。
操,居然真打起来了!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收获,王胖子跟吴邪的眼睛都在放光,恨不得找个望远镜贴在脸上。
举办方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一幕,当然这绝对是好事,这期节目实在是太有看头了。
台下的小姑娘几乎都要叫疯了,连吴邪都想跟着一起打call。张起灵和黑瞎子本来只是象征性过几下招,但是吴邪跟解语花已经处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状态了,两个人站在边上,完全失去了小三爷和小九爷的尊严,解语花顶多喊两声,对着高台笑。吴邪都他妈开始吹口哨了。
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两个人越打越认真。
眼看着两个人十分胶着,估计都不想再耗下去,但是也不可能就这么认输。就在吴邪和解语花都在十分好奇两个人最后会怎么处理的时候,见证奇迹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黑瞎子的手已经摸到了按钮上,张起灵没有阻拦,一拳照着黑瞎子的手背就砸了下去,终止的铃声瞬间响遍全场,黑瞎子为了尊严没有喊出声,然而嘴角的笑容已经开始抽搐。
“哑巴,你……”
坐在大屏幕前面的主持人也有点犯愁,这他妈的到底算谁赢了啊?
说是那个瞎子赢的吧,可是是那哑巴砸下去的啊,说是那个哑巴赢了,可却是那个瞎子的手按的按钮啊!
现在残疾人的战斗力都这么强吗???
而且他俩这个速度也很难办,肯定就是第一没跑了。算是并列???天啊,多送出一份大奖……
主持人以及工作人员的内心十分悲惨了。
吴邪和解语花只顾着看人,王胖子的角度正把张起灵一记重拳砸下去的画面看得清清楚楚,他这边已经笑得要抽筋,看到黑瞎子耷拉着手走过来,更是要背过气去。
黑瞎子走到解语花旁边,两个人低声耳语,黑瞎子把手拿给解语花看,解语花也笑起来。黑瞎子看向张起灵和吴邪,附在解语花耳边说话,解语花越听眼睛笑得越弯。他就这样看了吴邪一眼,点了点头。
吴邪此时还乐得相当欢快,完全不知道有什么悲惨的事情将要降临在自己的头顶。
这一组就到吴邪和王胖子。本来抽签的时候他们并不是一个组合。但是后台看到他们这一伙人应该都不是善茬,要是分开比的话,肯定会被他们把大奖都拿走,这样对其他参赛人员也不是很公平。一起来的话至少能淘汰掉一个,于是就这样进行了一下暗箱操作,把吴邪和王胖子调到了一组。
吴邪站在预备台上跃跃欲试,准备像张起灵一样潇洒地一路跑过去。扭头就走,一眼不瞅,誓作脱缰的野狗。吴野狗在心中完美地计划好了自己的行进方式,连到各种跳台上如何更潇洒都计算好了。
在主持人吹哨子的前几秒,解语花走向张起灵:“张先生,你下手还真狠啊。”
张先生扭过头的一瞬间,主持人吹响了哨子,吴邪一跃而起,黑瞎子手中的小石子也飞了出去,在空中打在了吴邪的膝窝上。
吴野狗没能野成功,转瞬变回吴小狗,高高地跳起来,然后啪叽一下扑到了滚筒上。
这下就连王胖子也有点懵逼,虽然他一直认为吴邪菜,但没有认为吴邪会菜到这种程度。难道是对象谈得太久有了后遗症,把平地摔练得太熟?
胖子还是很有大家长的风范,没有着急跑走,反而站在跳台上看着吴邪,因此没有错过这一出好戏。
滚筒的下面都是水,一直转动速度也并不慢,上面非常滑。
吴邪此时非常尴尬,爬起来也不是,这么趴着更不是。他试着爬过几次,但是都是手还没有用上支撑的力度就被带走。最后吴邪自暴自弃,为了表现自己并不是因为摔倒所以没有办法,他选择了一种有尊严的方式——假装自己本来就是想趴着过去。
然后精彩的一幕就这样发生了。
只见吴邪往前踢了一下腿,顺着滚筒转动的方向就滑了出去。然后整个人就这么顾涌顾涌的,像个大虫子一样,顾涌过去了。
台下都已经笑疯了,不知道的路人一听还以为是相声专场。
黑瞎子和解语花都不知道吴邪在想些什么,居然想出了这么一个解决办法。他俩这边在笑,张起灵也破了功,本来还想板住脸,后来嘴角还是弯起来,要是吴邪看到一定会傻眼,因为张起灵竟然短暂地露出了小白牙。
张起灵叹了口气。
王胖子的眼睛都瞪圆了。然后笑得扑通一下坐在了地上,吴邪这时候正滑过去,见王胖子这么肆无忌惮,很生气地拽了他的腿一下,王胖子就这么被拽到了滚筒上,他笑得一点力气都没有,直接就跌进了水里,到了水里还在笑,扑通了好几下都没有站起来。
台下的人本来就被吴邪逗得不行,看见王胖子这样更是笑翻了,一时之间整个场地都是笑声。
王胖子开局直接被淘汰,吴邪出师不利,装逼失败,接下来再跑也没什么意思了,索性卖萌到底。
他树袋熊一样扒在大转轮上的时候就连主持人都笑岔气,解语花站在黑瞎子旁边,半边身子倚在他的身上,笑得见眉不见眼。
果然好看的小哥哥都是弯的。
台下妹子们如是想。
吴邪如愿以偿地成为了第一名,不过是倒数第一。他一路浪张,儿童组都比他快。
但是圈粉无数。
他们在前台填了领奖单子,回吴山居。为了不让今天的事情暴露,吴邪被他们在楼外楼狠狠地宰了一顿,他在路上的时候也一直被阴阳怪气地嘲。吴邪本来指望张起灵能帮他出一口恶气,万万没想到就连皮皮灵都在想梗嘲他。
吴邪破了财都没能免灾,实在是气得不行。这顿饭好歹在伙计们面前封住了这几个货的嘴,然而——
一个月之后,这档节目在电视台播放了。
吴邪面无表情地把三个人的手机全关机,有点想去屋后的小树林里哭。
走过啤酒瓶子倒着的地方,张起灵抓住吴邪,一本正经地说:“小心,别摔。”
王胖子开始哈哈大笑,张起灵的嘴角也弯了弯。
吴邪干笑了两声。
这种对象还不分手留着过年吗!!!
——————end—————

评论

热度(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