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影

【超蝙】身份(不义联盟AU/短篇/一发完)

桃夭爱熊猫:

Summary:他放弃他了。


Warning:本篇是一篇爽文,单纯为了个人情绪开心而写,重度OOC预警,请提前避雷。


——


01.
卡尔回到孤独堡垒的时候,看到了停在一边的蝙蝠战机,明晃晃的,显示了它的主人毫无隐藏它的意图。他皱起眉,从孤独堡垒隐蔽的备用通道进入,没有走正门,悄无声息地来到大厅。
布鲁斯正坐在大厅操纵台前,靠在椅背上盯着屏幕看,头套没有被摘下来,周身却是一种极其平和的氛围,没什么情绪波动,卡尔感觉不到紧张或者愤怒,对方犹如一片流沙,吞噬所有掉入进去的情绪,最后平复成普普通通的平静模样,不起半点波澜。
“我不会再组织起义军了,虽然我仍然不会赞成你的想法与做法,但也不再打算做这些无谓的事了。”
正当卡尔还在严阵以待地思索时,布鲁斯转过了身来,面对着自己站起来,他就这么背光站着,蓝色的冷光打在他的后背上,因此将他的正脸纳入进了一片略带模糊的阴影里。那蓝色的冷光来自操作屏幕,那上面打开着孤独堡垒准许入内的人物名单,蓝底白字显示得从头到尾清晰至极,那上面只有一个名字,而那名字写作Bruce Wayne。
“你终于明白了反抗是无谓的事了吗布鲁斯!”
心里有阴暗的一面提醒着他应当小心这是否是对方的一个诡计,但卡尔长久未曾体验过的狂喜依旧不顾一切地到来并砸了他满头满脸,即使布鲁斯说他仍然不赞成他的做法那也并不能碍到他的喜悦如同瀑布倾斜下山崖一般不可阻挡地奔涌出来,灌满他身体的每一处。他像是深埋入冻土的种子终于等来了春天,每一根神经都重新焕发了活力与生机。
但布鲁斯的下一句话却仿佛让地球重回了冰河世纪,瀑布居然也能在一瞬间被冻结,多么不可思议,但它偏偏就是这样发生了。草木在那一瞬间枯萎埋入褐色的泥土,再看不清它上一秒含苞待放的那样,紧接着泥土也冻结在厚实的冰层之下,看不清晰了。
他说——
“我是指——我放弃你了,卡尔·艾尔。”
卡尔再度回过神来时,布鲁斯已经不在眼前了,他冲出孤独堡垒,留给他的却只有雪地上蝙蝠战机曾经停留过的痕迹。
他抱紧自己的双臂。
卡尔第一次感觉到北极竟是如此寒冷。


02.
“你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卡尔悄无声息出现在蝙蝠洞里,他看着布鲁斯收拾着蝙蝠洞里的装备,将战衣与武器都尘封安置起来,束之高阁。对方仿佛根本没看到他也没听到他的话,只自顾自做自己的事情,卡尔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我想你还不至于连英语都听不懂了。”
布鲁斯回答时语气里带了些哥谭王子漫不经心的敷衍味道,那张假面下的真容他似乎重新开始吝惜起来,甚至不屑于揭起微小的空隙,他将它合上了,严丝合缝地合上了。
“你有什么资格放弃我,布鲁斯·韦恩!”
卡尔将布鲁斯压在墙上,双手揪起他的领口几乎要将他提起到双脚离地,昂贵而柔软的布料因为大力的紧抓而蔓延出蛛网般的皱褶,细密地蔓延开来。被压制的那人却像是丝毫没意识到他是怎样的处境,反而笑起来,笑得捂住了自己的小腹,假如不是被揪着领口他或许就要弯下腰去了,他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从眼角留下落在了卡尔的手上,灼热得可怕。
“如果我没记错,你自称你是人间之神,对吧卡尔。”
卡尔不止一次地重复强调着“克拉克”的死亡,但当“卡尔”这个名字真切地从布鲁斯嘴中说出来时,他仿若被一道热视线击中了前额贯穿了大脑一般。他手下的力道稍微松了些许,布鲁斯就从那禁锢中把自己择离了出来,他整了整自己衣服上的皱褶,但那皱褶太深了,已经抚不平了。
“你是卡尔·艾尔,氪星遗孤,超人,人间之神……”
他缓慢地,一字一顿地念出面前人的每一个身份,语气严肃而庄重,脸上却带着散漫轻狂的笑。
“那么,告诉我,我是谁?”
卡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顺着对方的话去回答他的问题,但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在那么做了。明明前来质问的是自己,到最后回答问题的人,居然也是自己。
“蝙蝠侠。”
“还有呢。”
“布鲁斯·韦恩。”
“继续。”
“……正义联盟顾问。”
“嗯。”
“………………哥谭王子。”
“还有。”
卡尔迟疑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绞尽脑汁去想对方还有什么身份,尽可能报出一个又一个,但随着他们的说出,对方脸上嘲讽而悲哀的笑容却逐步地加深,他开始恼怒,正想质问回去那人到底在搞什么把戏,布鲁斯却转过了身去。
“除了这些,你所有说出的这些。”
他一步一步往前走,似乎要挣脱什么,扔掉什么,带着满身的决绝。
“我还是个普通人类不是吗。”
卡尔感到那彻骨的寒冷在那一瞬间缠绕上了他,就像是螨虫一样布满侵蚀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我只是个普通人类不是吗。”
布鲁斯最终来到了蝙蝠洞的门口,从操作主机到这里的路并不长,只有一百米左右;从操作主机到这里的路并不短,有足足一百米左右。他伸手抚上了墙上的按钮,那是总电源的按钮,随着“啪嗒”一声的按下,整个蝙蝠洞陷入了无尽的黑暗里,布鲁斯仍然没有回头看一眼,他抬脚走了出去。
“你让一个人类去为一位人间之神身上的悲剧负全责……”
布鲁斯的声音并不响亮,反而轻得缥缈,但它却重重砸进了那黑暗里,砸得卡尔头晕眼花,他的心脏从未有过如此迅速的跳动,那么强烈,那些脆弱的管径几乎要被心室的射血撑爆开来。
“你是有多么自私啊,卡尔·艾尔。”
这句话像是宇宙中密度最大的恒星陨落一般,磅礴得几乎要将卡尔吞噬殆尽,灼烧得连水汽都不剩。假如他是人类,此时他应该已经停止了心跳,成为一具渐渐冷却的尸体——可他不是,于是他只能被动地承受这句话势不可挡地入侵他的世界释放出几十亿年都不会消退的能量,那是一场爆炸,它们在他的世界横冲直撞,把他本就残破不堪的世界彻底击成粉碎。
在那一瞬间卡尔明白了。
他是真的放弃他了。

评论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