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影

【瓶邪荼岩】《海边的民宿》(温馨日常/一发完)

风途石头:

神荼跟安岩住进来的时候,是吴邪不理张起灵的第三天。


这个小别墅靠山临海,吴邪和张起灵来做地质勘探,在山里的时候出了点小意外,张起灵做了很不顾自身安危的事,就造成了现在的后果。


吴邪平时跟张起灵很少有脾气,但是一闹就没完,他太后怕了,现在一看那个人的脸就来气,打回来之后就没给过张起灵好脸色。


神荼和安岩住进这里的第一晚安岩说的关于室友的台词是:“神荼,你晚上要小心听地面有没有拖动东西的声音。”


神荼莫名其妙。


“好好记下听到声音的时间,警察问的时候我们回答得准确一点,最好能把抛尸的经过也说出来。”


神荼无奈的翻了他一眼。


“哎,你还不信!”安岩从被窝里扑腾起来半压在神荼身上,“那俩人那状态多不对啊,没准就是仇家,弄到这种深山野林的地方弄死了,没人发现得了,就在男人即将对沉默寡言的对手动手的时候,两个年轻人住进了这间房子,为了神不知鬼不觉,男人决定灭……”


安岩说的眉飞色舞,神荼见他越扯越没边,赶紧按住他。


 


吴邪生气归生气,煮夜宵的时候还是带出了张起灵的份儿,小鸡炖蘑菇味的方便面。张起灵坐在餐桌前面,看着吴邪的背影,也不敢出声。唯一的讨好的机会是吴邪下荷包蛋的时候。张起灵没有放过,把鸡蛋递给吴邪。


吴邪抬头看了张起灵一眼,一把抢过鸡蛋,用胳膊肘把张起灵推开。鸡蛋下进锅里的时候张起灵从后面抱住吴邪,吴邪挣了一下,张起灵亲了他一口。


“嘶,你别以为这么轻描淡写地就能完事啊,我不吃你那套。”吴邪擦了一下脸,推开张起灵。


张起灵走过来又亲了他一口,吴邪依然推他,张起灵伸手熄了灶台的火,顺势搂住吴邪的腰,亲住他的嘴巴。


操,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闷油瓶子这么流氓?啊!绝对是最近看一些乱七八糟的总裁小说看多了,这招数肯定是跟那里学的。


吴邪内心极度无语,刚把张起灵从自己嘴上撕下来,他就听见了一声小小的惊呼。


安岩也是来捣鼓夜宵的,结果刚走下楼梯就看见这一幕。吴邪赶紧一把把张起灵推开,尴尬得老脸一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照吴邪想,正常人看到这样的一幕也应该是尴尬的,无论怎么想都应该装出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吧?谁知道那个二货竟然眼睛一亮,回手叫后面的人:“哎,神荼,神荼快来!”


神荼本来以为安岩是在楼梯口摔了,毕竟这种事情非常常见,安岩是一个把平地摔的技能练得炉火纯青的人,不知道还以为他绿茶婊。


“怎么了。”神荼问。


安岩对他嘘了一下,用手指偷偷指着张起灵和吴邪,压低声音说:“你看,是gay!活的gay啊!”


神荼:“……”说的好像咱俩是直的一样。


安岩估计也觉得自己在这里停留时间太久有些不太好,走下楼梯后朝吴邪欲盖弥彰地傻笑了一下,推着神荼的后背让他去做饭。


老子听见了。吴邪在心里说,心情贼鸡巴复杂。


神荼叮叮当当的做饭,张起灵和吴邪面对面坐在餐桌边上秃噜方便面,张起灵边秃噜边看吴邪,吴邪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但是不理他。


这人是不要脸吗?刚被人家看见了怎么还能这么毫不顾忌啊。吴邪越不理他张起灵秃噜的声音越大,吴邪放下筷子抬头看张起灵,张起灵面无表情一脸无辜。


安岩一直在神荼旁边活蹦乱跳,实则是偷偷打量张起灵和吴邪。他本来还以为是谋杀呢,原来是小两口闹别扭。


神荼被安岩烦得不行,边把菜盛到盘子里边说:“你要是对人家好奇,就去打招呼。”


“我才不去,我害怕。”安岩说。


你害怕个啥啊……神荼无奈地叹了口气。


实际上安岩和吴邪的熟络根本就没需要过程,饭还没吃完两个人两个人已经坐在沙发上开黑了。


刷盘子洗碗成了神荼和张起灵的活儿,不过人家神荼有么么哒。这就让张起灵很郁闷了。


安岩和吴邪在半个小时前称兄道弟,半个小时后扭打在沙发上。


“卧槽,你这个坑货!”


“你那手是假肢吧!”


“啊啊啊啊又死了!我要跟你拼命!”


“神荼!他抓我痒痒!”


吴邪顺嘴就要找张起灵帮忙,都喊出声了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生气,于是改为乱七八糟的“啊啦啦卟啊啊!”喊完从沙发上站起来扭身上楼了。


张起灵:“……”


神荼朝张起灵投去同情的目光。


他虽然不知道两个人在因为什么闹矛盾,但是看这个架势就知道,目前的难哄程度应该是达到了倒数第二级——这都是他在安岩身上摸索出来的经验。


张起灵进屋的时候吴邪正倚在床头看山脉图,他脱掉上衣钻进被子里,吴邪微微朝另一边偏过头,张起灵没接着哄,背对着吴邪躺下睡了。


吴邪心不在焉地又看了一会儿,三两分钟就瞥一下张起灵的后脑勺,最后一撇嘴巴,把图纸“啪”的拍在床头柜上,灭掉小夜灯,出溜一下钻进被窝。


张起灵转过身,长臂一伸,照常把吴邪揽进怀里。吴邪装模作样地拧了两下,最后老老实实的窝在张起灵的怀里,闭上眼睛睡了。


第二天的状态依然没有好到哪里去。看来吴邪这次是打算好好记张起灵一笔,让他长个记性了,媳妇不哄好了可不行,张起灵也有点犯愁。


神荼坐在餐厅的长条桌子前,这里宽敞,办公的话比较铺展得开,神荼一大早就在这里忙活。安岩直到中午才起来,睡眼惺忪的样子,牙膏沫还沾在嘴巴上。


神荼抽出手在他嘴角抿了一下,凑近亲了一下安岩的额头,眼睛还在盯着电脑,说:“去吃饭,鸡蛋煎好了,在微波炉里。”


安岩把脚丫搭在神荼大腿上:“下午陪我去捞贝壳呗,捞一个这么大的。”他说着挂着傻狍子似的笑容,眼睛亮晶晶,的,透着狡黠的光,伸手在神荼眼前比划。


神荼抓住他的手,眼睛盯着屏幕,另一只手在键盘上敲打,咬安岩的手指尖。


安岩抽了两下没抽出来,赶忙讨饶。


神荼:“今天要把报告赶出来。”


“好吧,那我自己去捡,要是有比你脸大的,你就给我买礼物。买上次在专卖店看到的那个毛蛋挂件。”


神荼“嗯”了一声。


“敷衍!”安岩一撇嘴巴,站起来出其不意地在神荼后脑勺拍了一记,一杆风似的跑走了。


暗中观察的张起灵心生一计,决定去给吴邪捡贝壳。


吴邪本身就喜欢这些东西,况且他们说好,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就去福利院看看那些孩子们,孩子也肯定会喜欢。吴邪会高兴的。


说干就干,张起灵出门直奔沙滩,安岩又忙活了一会儿,主要是给神荼捣乱,然后也蹦蹦跶跶地出门了。


张起灵是出了名的撒手没,转身没人影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对安岩来说这可就稀罕了,他巴不得长在神荼身上烦死他才好呢,如今太阳都快落入地平线了,这人还没回来,神荼未免有些坐不住了。


他刚走出民宿没多远,远处一个奇怪的人影慢慢走来,在余晖之下,神荼看到,张起灵一只手提着不知是死是活的安岩的裤腰带,另一只手拎着两个口袋,两边十分自然,像是拎着两个大件行李一样。


这下就连神荼都茫然了,拎着人?人还能拎?这么老远把人拎回来了?啥玩意儿?


张起灵走近,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把手里的安岩“递给”神荼:“晕在岸边。”


神荼是实在说不出口那句谢谢。要是他知道张起灵本来要说的是“海边捡的”,估计连拔刀的心情都有了。


神荼把安岩横抱在怀里,忧心地检查了一下,松了一口气。


真是一个二货,捡个贝壳都能出意外。


吴邪在餐厅里等着,从窗户里看完了整个经过,感觉有点好笑。小哥肯定是怕他小心眼,才没有把那个小崽子背回来,哈哈哈,怎么这么可爱。


见状他就起了坏心眼,故意扬起下巴问张起灵:“你怎么跟他一起回来的?”


“海边捡的。”张起灵这次倒是畅所欲言。把手里的贝壳袋子塞到吴邪手里。


什么嘛,也不知道是在说贝壳还是说人。吴邪笑着推了张起灵一把——和好的意思。


饭已经做好,贝壳在吴邪手中的袋子里,闪闪发光。


神荼把安岩抱回卧室,替他换好衣服,把人塞进被子里,坐在床边跟他贴额头,看看人有没有发烧。


厨房的暖黄色的灯光落在二人的肩膀上,吴邪拄着腮看着张起灵吃饭,手边放着几个最好看的贝壳。


海风从窗边吹拂而过,远处传来海浪声,悦耳的声音,风像是有颜色,温暖得有如实质,把这座海边的民宿包裹住了。


从远处看,小别墅里只有两簇暖黄色的灯光。


海边的夜晚,一如往常的静谧。


————————end——————


喜欢就给点评论嘛


 

评论

热度(941)